您的位置:js155金沙所有网址-金沙城娱乐场网址大全 > 教育 > 留学子、保送生与硕士 他们对高等学园统一招考

留学子、保送生与硕士 他们对高等学园统一招考

发布时间:2020-01-31 11:46编辑:教育浏览(125)

    6月7日,高考第一天,新文化报社3楼的小会议室里举行了一场小型辩论会。

    辩论的主题当然是高考:高考是什么?高考对于人生意味着什么?高考该不该改?怎么改?

    参加这场辩论的是几名学生,来自不同的学校,有着不同的求学经历。但他们有着同样的想法:高考,不是唯一的出路。

    主持人:

    新文化报社公共新闻部记者 李季

    嘉宾:

    张恒,19岁,长春外国语学校应届高三毕业生,保送广东外语外贸大学

    段沛卓,19岁,吉大附中国际班毕业生,即将去加拿大一所学院学习

    许馨予,18岁,吉大附中国际班毕业生,已经收到美国大学的录取通知书

    朱春雨,22岁,长春职业技术学院信息分院大二学生

    保送、出国 升学路径有多少

    主持人:

    首先,欢迎大家来到新文化报社。今天是高考第一天,也是周末,日子比较特别,在我们会议室的对面,就有高考的考场。考场里有很多你们的同龄人正在接受着人生的第一次大考。

    我们今天在这里畅谈一下高考,先从你们的升学路径说起吧。张恒,你是怎样得到保送的机会?

    张:外国语学校有这个传统,从每年的高考生里挑选20%,通过学校的笔试和面试,成绩达到要求了,就可以保送。每年10月份到11月份,会有大学来挑选保送生,会给学校名额,学生可以根据专业兴趣来报名。每个学生可以报两所大学,考试通过就可以获得入学资格。我的第一志愿是复旦大学,但是差了几分,最后是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录取了。

    主持人:这个考试难吗?

    张:难度主要是语文和外语,不像高考有那么多科目。

    主持人:吉大附中国际班的两

    位女生,你们如何得到国外大学的录取通知书?

    许:高中生申请美国大学基本上是在高三上学期开始,录取结果一般在当年12月到第二年的4月期间公布。不过很多东西是要提前准备的,比如托福考试和SAT的考试成绩。

    段:我初中也在吉大附中,每天压力特别大,当时就觉得上了高中参加高考是很可怕的,挺想出国。刚好那时有一个机会,家长觉得可能比正常参加高考对申请外国大学更有帮助。

    遗憾、平静 没去高考啥心情

    主持人:

    今天是高考第一天,你们的很多同龄人已经开始了一次重要的测试。作为考场外的你们,现在心情如何?

    张:去年9月份的时候已经开始想这个问题了,因为当时我已经参加完保送资格的考试了,可以说提前参加了类似于高考的考试。现在来说,轻松谈不上,虽然不高考,但是要参加社会活动,比如去驾校,压力是不一样的。

    段:现在觉得不参加高考也挺遗憾的,没有体会在一个集体里,一起生活学习就为了同一个目标,一起贪黑起早这种奋斗经历。都说高考是人生中最重要的事,看来我的人生已经不完整了。

    许:我还好吧,心态比较平稳。大家选择的是不同道路,承受的压力也是不一样的。

    朱:我其实后悔高中选错了。当时比我分数低的同学有的上了其他学校的实验班,高考考得比我好。高考之前的模拟考试,我对自己的成绩已经有了一个认识,当时想的就是如果上不了好的本科,就去念一个好一些的专科吧。高考之后别人都去旅游了,我把自己关在家里一个月没出门,感觉没脸见人,最怕碰到熟人问,考多少分啊?挺有压力的。

    主持人:你是在高职院校读书,和本科学生相比有竞争力吗?

    朱:我觉得我会有竞争力。第一,我的工作经验比较多,我们学校是校企合作,我的专业跟上海一家企业是有合作协议的,在寒暑假会有公司的工作交给我们,这个就算实习期。而本科生在就业之后会发现,所学的内容与工作关系不大,除非是做学术。第二,我在学校参加的活动也比较多,跟社会的接触机会多,其他本科生没有的我会有。唯一的差距是,可能一些大公司对初级工程师的要求是本科学历。但如果不想进大公司的话,凭借自己的经验、技术和能力,发展的前景可能比去大公司还要理想。

    主持人:走向人生下一站的路径可能各有不同。对于朱春雨的意见,你们几位认同吗?

    许:我觉得上大学之后,没人关心你小学奥赛奖牌得了多少;工作之后也没人关心你是哪个大学毕业,大家看的就是你能不能把工作做好。只要当下能干好,没有什么落后。

    段:我们这个年龄选学校,特别看重排名,但我在加拿大申请了4所学校,最终选择的是一所名气不大的学院。因为我觉得,排名高的学校淘汰率会很高。我们出国的目的不是为了拿到什么名校的学历,而是去开拓视野,去接受外国先进的社会发展理念和吸取不同文化的精髓。小的学院能学到的东西会更多,这跟排名没有关系。

    许:其实我们考出国挺难的,流程更麻烦,SAT需要去香港考,有的同学是去新加坡考。国外大学的氛围像咱们的高三,文理学院的学术氛围更浓,压力更大的。

    张:我也有压力。入围保送资格后,我当时首选是复旦,这个选择就让我有压力。结果我们三个去的,有一个考上了,而我只考了广外,也让我在心理上有了压迫感。我们都处在一种很复杂的社会关系中,关键是自己的心态要摆正。

    主持人:张恒,如果你参加高考,也许会考到一个更优秀的学校,想过这些吗?

    张:想过,但很快就不想了,因为我已经保送成功了,不存在这样的假设了。其实我也算高考过的学生,参加保送资格的考试对我来说就是一场高考,也要学到半夜一两点钟。唯一不同的是,我比其他同学少了半年的学习时间,进入社会去接受另外一种压力。对高考,我没有遗憾。一个保送生和别的同学说,你们多好啊,可以高考,天天在一起复习,如果这样说,这可能是要挨揍的。

    考研、经商 自己未来咋规划

    主持人:

    段沛卓、许馨予,你们的人生从这一站开始就变得与众不同,说说你们对人生的设想?

    许:今后的发展要一步步看,研究生是一定要读的,至于读哪个方向,到时候再看。

    段:我觉得计划没有变化快,到了国外再说吧。以前有很多梦想,但是现在觉得很多事情是意料不到的。比如,我曾经想过会去中国的某所大学,但没想到会一步跳到这么远。我最开始的目标就是商科,但是现在学商科的太多,真正学精的人不多,也很难。最终我可能会选择一个比较适合自己的专业。

    张:大致的想法是读研,去香港中文大学。目前最重要的规划是对自我的完善,我现在的问题是性格很难融入社会,以前在学校对一些问题的认识是应该改的。今后的工作需要看机遇,我想先在国内工作,然后再到国外。

    朱:我现在的专业是我喜欢的。我们学校是三年制,明年的时候我可以考虑就业的问题。之前,我想先通过社会考试获得本科证,然后考取工程师的资格证,这样对我今后的就业会有很大的帮助。我们这个行业会有很多外派机会,虽然条件比较苦,但是这种经历是非常难得的,就看你自己是不是有这样的勇气和魄力。曾经听说有一个资格很老的工程师,进入原始森林,失踪了半个月,大家都以为他遭遇不幸了,公司的赔偿、告示、保险全都做完了,没想到这人回来了———他在森林里用半个月的时间修好基站,才跟外界建立了联系,出了森林。说这个故事的意思是,我现在的目标很明确,从事本专业的工作,把专业研究得更深一些。

    主持人:做你们这行,能挣多少钱?

    朱:我们相对于本科生,刚进入社会挣得会高一些。比如一些本科生初进社会,一个月可能不超过2000块钱,但我们实习期就是3000块钱,高级工程师一个月就能拿到一万二,这在长春已经很可以了。我们属于专业高端技能型人才,在国外,很多高专的分数比本科高很多,而且很难进。

    许:这个挺靠谱。因为他的这个规划跟现实生活和未来职业发展是紧密相关的,不是空话大话。

    朱:其实刚上大一的时候对自己专业不了解,挺上火的,还一度自己想开个店。我有个同学初中没念完,但现在已经开了3家烧烤连锁店了,生活过得非常好。但是我没有这种精力和商业头脑,就务实一点,立足本专业,为以后的发展做准备。

    段:我觉得无论是什么专业,只要做好了,都可以赚钱,成为很强的一个人。

    张:他说的这些,让我对自己有了认识。我对未来实际上是模糊状态。现在正在高考的这些同学其实跟我一样,对未来要做些什么,能做些什么,其实都不知道。

    许:我也是,未来怎么样,我一点都不明了。唯一知道的是我要读研究生,至于专业,今后走到哪条路,完全是没有规划。

    话十年寒窗

    主持人:十年寒窗到了毕业季,怎么评价你们自己的寒窗生涯?

    许:学的东西倒是次要的。认识了朋友、成熟了很多,经历的事情多了一些。这些都是挺美好的。

    段:可能更多的是怀念,怀念迟到几分钟就要被老师罚站;每天熬夜到很晚,手里写着,实际人已经睡着的那种生活。

    张:打球打到很晚,耽误了课程,老师就会叫你到操场跑5圈,发现我们跑得挺快,以后就天天跑5圈,一直跑到运动会,挺有意思。

    朱:我是觉得,过去的就再也不会有了,全都变成了记忆。跟同学们一起逃课、一起挨骂,是一种忆苦思甜的美好。

    主持人:你们在这段时光里谈过恋爱吗?

    张:我初一处过,被人甩了。朱:我也有。段:我也有,不过没那么早。朱:那时候能出去一起吃顿饭就挺美了。

    张:前些天还看到我的初恋女友,带着现在的男朋友在街上,我就一句,“比我长的高啊,挺好的。”然后就走了。因为我当时挺饿,转身就去找饭吃了。

    段:我倒没什么太大感觉。就觉得挺好玩,但无论初中还是高中老师都排斥这个。

    朱:就怕传话。段:对对对,同感!

    测评、自选高考应该怎么改

    主持人:

    有一个问题,不知各位与我是否有同样的看法:高考不是人生的唯一出路。

    许:原来看得特别重。因为我的家长、老师、同学们每天谈论的就是要上一所好高中,考一所好大学,找到理想的工作,创造好的生活。但是自从我选择了出国这条路,就觉得人生还是有很多选择的,不要太钻牛角尖。

    张:我觉得我比较幸运。因为我是在不需要参加高考之后才意识到这个问题,跳出这个圈子之后了解了这一点。

    段:一直觉得,高考不是唯一出路,很多商人都没有上过大学,你能说他不成功吗?学习只是一部分,现在学的东西以后生活中都用不上,高考只是人生中的一站,不会是全部。

    朱:个人成功与否,就看你是不是在某些方面付出努力并得到优势。不管走哪条路,都应该更执着,需要经历很多次的失败,才能得到想要的结果。

    张:分数啊,成绩啊,对高考很重要,对人生来说,还是人的素养和能力更重要,就像上大学也是一样。我的驾校老师告诉我,上大学学习知识倒是次要的,主要是学习与人交往的能力,这对以后适应社会是更重要的。

    主持人:因为有了高考,才有了“千军万马过独木桥”这个说法,也有了“应试教育”这个对中国教育体制最简单也最明了的描述。你们都是在这个体制下成长起来的,说说你们的感受?

    张:高考好或是不好,很多人都不能逃避。我不会吐槽应试教育,因为我就是在这个体制里上了大学,它的问题是存在的,也是可以改进的。

    段:应试教育在中国教育体制中是一种必然,对中国的学生来说是比较有效的成长经历。

    如果没有应试教育,很多人会放松对学习能力的提高,会放纵自己。像我们出国的学生,在完成了英语方面的学习考试之后,会有很长的一段时间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,每天打游戏、逛街,没有人管,时间久了特别怀念老师每天严格要求我去做有意义的事。另一方面,应试教育也有弊端。比如吉大附中,可以在食堂里看见一帮学霸,边吃饭边看书,边走路边背题,他们放弃了太多自己本来应该追求的东西,而只是想在高考中得到想要的分数,这真的挺遗憾的。

    朱:中国每年有那么多的学生从学校走向社会,应试教育是筛选人才,进一步深造的必然方式,还能找到另外的一种方式来解决这个问题吗?而且应试教育也在不断变化,会随着社会要求不断改变,未来一定会有很大的变化,但需要一步步来,不会一朝一夕就变成另外一个样子。

    主持人:关于高考改革,近些年总有一些争论,在你们看来,高考改革应该怎么改?如果让你们对中国教育体制决策层谏言,你们会怎么说?

    张:我是保送生,就从保送说起。10年前,保送生不仅仅看学生的考试成绩,还要有班主任对学生品行的评价,通过了测评才能得到保送资格。现在保送少了这个环节,当然毕竟不能对所有的考生都进行这样的测评,但中国的教育应该是因材施教的。

    段:我希望高考未来不要对所有的考生“一考定前程”,有些考生平时的模拟考试成绩不错,真正上了高考考场就发挥失常。我觉得高考可以改成一年两三次,可以选择一个最高的分数去报考,就像考托福、雅思一样。

    朱:听到过一种说法,高考以后可能文理不分科,如果能实现,这也是一种进步。未来,高考如果能够由考生选择自己想考的科目,对学生未来的发展是有利的,我们的大学也会培养出更多专能型人才。

    张:其实美国原来也是教育泛滥的,开始大学很难考,后来大学文凭不值钱了,然后才有了现在的教育理念。教育的发展是要有一个过程的,我们的高考实行了这么多年,还是过渡阶段,未来一定会找到一种理想的教育体制和人才培养机制。

    新文化报 记者 李季

    本文由js155金沙所有网址-金沙城娱乐场网址大全发布于教育,转载请注明出处:留学子、保送生与硕士 他们对高等学园统一招考

    关键词:

上一篇:没有了

下一篇:没有了